一叶落知天下秋

佛系写手。

【贾正】白茉莉与绿薄荷(上)

*茉莉花x薄荷草
*小少爷贾x园丁哥哥正

    城里谁都知道城东黄家,谁都知道黄家那个英俊的小少爷黄明昊。
    但是城里谁都不知道,这黄家原不是个人家,黄明昊原也不是个人。
    他是棵薄荷草。
    黄家小少爷最喜欢的两件事,一件是在他们家大花园    子里待着,一件是在城中四处闲逛。
    小少爷不愧对他风流潇洒一张脸,平日里在城中,除  了戏院子茶馆子,没什么地方有那本事让他驻步。
    直到有一次。
    那时小少爷方十三岁,正拿着串糖葫芦在街上跑,突然  迎面撞上一个人。
    他十分不耐地回头,表情却骤然凝固在脸上。
    那是个怎样的人啊。
    青衣布衫,生得极白皙的一张脸,脸上绘着不描而黑的眉和嫣红柔软的唇。
    最吸引黄明昊的,还是那双眼睛。
    纤长浓黑的睫毛被泪水粘在一起,被遮盖住的眼瞳纯粹如墨。眼尾的线条狭长又不失流畅,宽一分窄一分皆是失了风采。
    小少爷的怒火居然在一瞬逃得无影无踪,被手足无措和难以抑制的紧张所取代。
    “那个,你,你好......?若是无妨,有幸邀请你与我一起回去吗?”
    黄明昊此话出口,身后的一群侍卫面面相觑,神色各异。
    紧跟着他的侍从下意识准备劝他,没出口的话却被黄明昊一个回头给瞪了回去。
    他怎么说也跟了小少爷这么久,似乎从未见过小少爷这么坚定的眼神。
    黄明昊的手有些抖,他只好把糖葫芦塞到侍从手里让他拿着。
    明明好运遇见了落泪的仙子却冲撞了人家还想邀请他回家,这一般人都不会答应的吧......
    对面的人看着这只才刚刚撞疼了自己的团子,咬着唇点了点头。
    一看仙子点头了黄明昊马上就把玩的计划抛诸天外,一把抓住仙子的手就稀里糊涂地把人带回去了。
    “那个,哥哥你先坐下喝杯茶,我爹爹唤我去一下……”
    黄明昊刚刚走到门口门卫就禀报他说,老爷让他立刻到大堂去一趟。踮起脚拍了拍仙子的肩,黄明昊先把人带到自己房间让他坐下,自己才往大堂赶。
    “明昊!我听说你把朱家的小少爷带了回来,可曾有这回事?”
    黄老爷极少有这样严厉对待黄明昊的时候,黄明昊踏进大堂的一瞬间就感到今日的气氛不同往常。
    “……嗯。”
    黄明昊看着不动声色,心中却早已泛起惊涛骇浪。
    若是要说这城里有什么能与城东黄家抗衡的人家,城西朱家当然算是一家。不过这朱家与黄家两家向来不常来往,黄明昊前些日子听说了朱家的变故也没放在心上。至于朱家的小少爷,黄明昊更是从未见过其人,只是听说十分好看。
    照这么一说,今天他街上带回来的那位就是朱家的小少爷?
    那倒真是巧了。
    朱家的小少爷应是认识他的啊,怎的还跟着他回来了?
    只是一瞬间,黄明昊的大脑里掠过无数思绪。
    至于黄老爷的训斥,则完全被黄明昊过滤掉了。
    装作乖巧认真的样子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堆东西,等黄明昊回神儿时黄老爷居然还在喋喋不休。
    黄明昊有些不耐。
    “抱歉打断一下。爹,您别说了,我既然人带回来了就是带回来了,是绝不会让他走的。”黄老爷瞪着黄明昊,却对上坚定无畏的眼神。
    摆了摆手,黄老爷靠在座椅上,问:“那你若是执意留他在家里,打算让他做什么?难不成让他做我们黄家的少爷?”
    黄老爷原打算用这个问题难住黄明昊就好找个理由送人走,没想到黄明昊连眼神都不曾有波动。
    “我自然是想过的。您曾把我屋子后面那块园子赏给我,我便让他管着那个园子就好,也算是份差事。原本看园子那人这几日恰好告假回家,我多予他几两银子便是了。”
    “……若是这般,便随你去吧。”
    黄明昊的表情依旧没什么波动,不卑不亢行了礼,从大堂退了出去。
    出了大堂,他脸上才显出一丝放松的神色。
    要说不紧张那定是不可能的,但是为了把朱家那小少爷留下来,他绝不能表现出哪怕一点点的波动。
    黄明昊七拐八绕好容易才回到自己住处,第一次打心底 里觉得黄家太大是个坏事儿。
    朱小少爷还是坐在桌边垂着头,面前的茶一口未动却早已透凉。
    “我回来啦!”
    黄明昊跑过去坐在他身边,明显能感到他身上几乎化为实质的悲伤在蔓延。
    “哥哥你不要太难过嘛……我说服爹爹了,他应允我让你留下,只是要委屈你住到园子那里,好不好呀哥哥?”
    黄明昊生怕他不同意,心里比较着各种可能更好的安顿方法。
    没想到仙子突然抬头,猛地把他抱进怀里。
    哥哥的怀抱很温暖,但浸透衣衫的泪是凉的。
    “……谢谢你。”
    “我叫朱正廷。”
    黄明昊试探着伸手抱住他,小声凑在他耳边说,
    “我叫黄明昊。”

    “正正哥哥,你有没有最喜欢的花草呀?若是有,我就去帮你找!”
    黄明昊第二天早早地起了床打算给朱正廷一个惊喜,却不曾料到朱正廷起得比他还早,已经在园子里给花草浇水。他一边走着浇水,黄明昊就一边跟在他后面。
    “有是有的,找却不必找。我喜欢薄荷和茉莉。“
     朱正廷微微侧头回答了他的问题,随后转身去接水    来,倒也没有反对黄明昊这正正哥哥的称呼。
     黄明昊便也跟着他去,顺便远远瞪了一眼门口试探着打算跟进来的侍从。
     说着朱正廷是富贵人家的少爷,这浇水剪枝的活儿倒是极为熟练,一直不停歇地做不多时就解决了一切,带着黄明昊坐在园中石桌边。
    黄明昊坐在朱正廷对面认真地盯着人看,他觉得朱正廷怎么看都是不够的。
    “小少爷,您没有什么话要问我吗?“
    黄明昊看着朱正廷的睫毛颤了又颤,才等到他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黄明昊歪歪头:“我没有啊,既然来了我黄家,那你就只是我的正正哥哥了。“
    朱正廷愣了愣, 微微张开嘴,最终却也并未出言。
    他只是笑了笑。
    黄明昊看得痴了。
    见到朱正廷以来,总算是看到他笑了。
    “那个,正正哥哥……”
    “嗯?”
    “那些繁琐礼节不必在意,不必喊我小少爷,除此之外随意喊我什么都好。我叫黄明昊,日月明,日天昊。“
    “……好。”
    “那我们回去吧,昊昊。”

    黄明昊的一群侍卫在门口站了一天,也不见自家小少爷有要出门的迹象。
    “哎你说小少爷今儿个这是怎么了,居然这么晚了都不出门?”
    说这话的侍卫马上收到了一个白眼儿:“你说呢,小少爷这会儿肯定是跟朱家少爷在一起啊。”
    “哎果然啊,说起来那朱家少爷长得可真是水灵啊,要是……”
    马上,黄明昊的贴身侍从就把那侍卫狠狠敲了一下。
    “瞎说什么呢,这话若是让小少爷听着了可没人保得住你。”
    那侍卫缩了缩头,识相地闭了嘴。
    倒是贴身侍从自己回头看了看那扇依旧紧闭的门。

    黄明昊一直都待在朱正廷那里,直到朱正廷睡下他才回到自己房间。
    抬头睨一眼恭敬等候的贴身侍从。
    “小少爷,您吩咐我们做的事已经办好了,这是您要  的资料。“
    黄明昊冷着脸点了点头,示意他离开。
望着他退出闭上门黄明昊才打开资料,却不想眉越看越皱。
    城西朱家原本有两个少爷,他的正正哥哥原本只是庶出的小少爷,母亲去世又早,在府中一直都地位不高,还要忍受大少爷和夫人对他的排挤和攻击。自然,他在各种场合露面的机会也以体弱多病为由被剥夺,每日只能留在自己屋子里。因着地位不高他的侍从一共就只有一个,是一个从小跟他到大的小书童。明面儿上他倒还有个医师,实际上都知道,那就是大少爷安着监视他的。
    前段日子朱家莫名大火,朱老爷不幸身亡,眼见着大少爷就要成为新的家主。到底因着朱正廷柔软善良的性子有许多下人真心待他,看着局面对他不利,赶快找了渠道送了他出来,对外只说少爷在火灾中不知所踪。
黄明昊把资料狠狠摔在桌上,烛火剧烈地闪动了一下。
他那么好的人,那大少爷和夫人怕不是让权力蒙蔽了双眼?
    甚至不如那些下人能知道他的好。
    黄明昊揉了揉眉心,捡起资料继续看。
城里这事儿早已传得满城风雨,他和朱正廷在一天的时间内已经成了全城人街头巷尾的谈资。
    这事倒是有些麻烦,朱家并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家,何况按着这资料上说的,那现任家主和他这个弟弟本就视同水火。现在这局势黄老爷八成也不会帮他,如果想保住这个哥哥,得靠他黄明昊自己。
    以黄明昊的聪明,他知道,这个时候把朱正廷交还给朱家再忘掉这段经历是最好的情况。
    但是……
    黄明昊咬了咬唇,手被他紧紧攥成拳。
    他绝不愿意放弃朱正廷,即使代价是得罪朱家。

    侍从们本以为小少爷对朱正廷的喜欢持续不了多久就    得被出门玩儿的有趣打败,没想到小少爷居然整整过了一个星期才提了出门这事儿。
    更不提他还是带着朱正廷去的。
    黄家老爷听说这事以后本想阻止黄明昊,到底可还是拗不过他,气得表示此后关于朱正廷的事都与他无关。
朱正廷拉了拉黄明昊的衣袖,想示意他算了,可黄明昊反过来握住他的手。
    我是小少爷,他是我最喜欢的哥哥,何处有这样的道理不让我带他出去?
    就这样,黄小少爷带着朱小少爷上了街。
    黄明昊毫不忌讳周围人形形色色的目光,买了两串他平日最喜欢的糖葫芦,递了一串给朱正廷。
    朱正廷接过糖葫芦,看着黄明昊的笑容不由自主也笑了。
    算了哪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事儿好想呢,现在他好像可以自私一点先想黄明昊。
    “哥哥我们去茶馆听书吧?“
    “好。“
    黄明昊牵着朱正廷去了城里最大的一家茶馆,他在这里有一个长期包下的房间。
    原本说着是黄明昊带着朱正廷来听书,不知怎的听着听着就变成了朱正廷看说书人说书,黄明昊看朱正廷。
朱正廷原是想装着平静,可黄明昊的目光似乎带着温度,落在他脸上像点着火,他的脸也越来越红。
    朱正廷生得极为白净,稍稍脸红便很明显,黄明昊一下子就注意到他的哥哥脸红了。
    不过他等着朱正廷开口,他想多看一会儿。
    哥哥脸红也很好看。
    “昊昊呀,我脸上可是粘着什么东西?”
    黄明昊眨眨眼。
    “没有呀,我看着哥哥是因为我喜欢哥哥罢了。”
    朱正廷有点儿想骂自个儿了,这一问反倒搞得自己脸更红。

    朱正廷自从来了黄家,虽说不再是少爷,生活却比从前做少爷时要好得多。黄明昊待他极好,他每日的任务只是打理打理花草,可爱的小少爷还会一直陪着他,等他做完就带他出去玩。
    他从前在朱家,从来都没有出去玩过,也没有人陪他。
    这样的日子好是好,可朱正廷心里跟个明镜儿似的。
    朱家早晚会找上门来,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果然,朱正廷刚刚剪下茉莉花的枯枝,就有侍从急急忙忙跑来找他,说朱家家主亲自来黄家要人,黄明昊已经在大堂了。
    朱正廷轻轻笑了笑,放下剪刀,理好衣衫,不慌不忙跟着那侍从走了。
    这大约就是他最后一个待在黄家得见天日的日子,可得慢点儿走。
    到了大堂,意想之中的黄老爷没有出现,那坐在上座冷着脸与自家哥哥对峙的居然是黄明昊。
    黄明昊见着他走进来,神色才略微松动了一丝。
    “正正哥哥你过来先坐。”
    黄明昊抬抬下巴,指一指右首位的位置。
    朱正廷看着朱家家主冰冷至极的眼神,不知哪儿来的勇气真的走过去坐下了。
    朱家家主的眼神越发冰冷。
    他怎么说也是一家之主,到黄家来这么久也没见黄明昊请他入座,反倒是自己那生得跟个女人似的弟弟被邀请,还坐在上座。
    “黄少爷,我朱家何时变得这么无足轻重了?”
    “朱家主言重,我黄家多年来一直十分敬重朱家。”
    “我已是朱家家主,如今我亲自到访黄家却连黄老爷一面都不曾见得,自始至终黄家都只有你黄小少爷一个人出现。”
    朱家家主的语气已经十分不好,面色也有些冷。
    黄明昊双眼微眯。这朱家大哥本是个老狐狸,今日能把他逼得如此倒真是意料之外。如此强调自己家主身份,八成那火是他故意烧了老爷,这位子抢来的坐着虚啊。
    “抱歉疏于告知。您来得不巧,家父身体抱恙实在无法起身见客,因此由我出面迎接。今日这黄家大堂上,我黄明昊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能代表我黄家。”
    “那好。我前日听说黄少爷把我朱家的小少爷带回了府上,还命他在府中当个下人的差事?您做出如此之举,又可曾将我朱家之声名置于眼中?”
    朱家家主连着抛出几个问题后,斜着眼盯黄明昊,满心以为这便能难住这稚气未脱的黄小少爷。
    他怕是难以料到此时黄明昊心里在想,明明是一家之中的兄弟,怎的这哥哥长得如此毁人心情。
    “我把令弟带回我黄家不错,不过,”黄明昊话锋一顿,直视着那家主的双眼,“我待他,不说别的,我自认为是极好了。”
    “我黄明昊降世以来,从未待谁比待他更好。”
    “比我黄家最高的上宾礼遇还要好,您说我可曾将朱家之声望置于眼中?”
    朱家家主组织好语言刚准备出言反驳,却发现四周的侍从婢女都在不自觉地点头,一下子说不出来什么话。
    “不论怎么说,正廷是我朱家之人还是回到我朱家为好,数日来在黄家已是极为麻烦,怎好继续麻烦黄少爷您照顾。”
    不管怎么说,今天必须得把这人要回去,留着总得是个祸害。
    “并不麻烦,若是有幸,我可以照顾令弟一辈子。”
    朱正廷原是安安静静听着,黄明昊这一句话落地他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这孩子分明也才十三岁,怎的这么会说话呢......
    “还是不大好,我这弟弟身子骨弱些常染病,朱家的医师更熟悉些。”
    黄明昊却突然笑了。
    侍从们总说朱正廷生得美,其实这黄明昊生得也是美的,只是年纪尚小还未完全长开。
    “这些话朱家主平日里与别人想必说惯了,在我面前一时改不过来。与我说这些,并无用处。这事实真相,可不止家主您一人知晓。”
    满堂震惊。
    朱家家主脸色发白,一滴冷汗浸入他的衣襟,但他只能强作镇定。
    “既然黄少爷这么说,那便这样如何?让正廷与我朱家这诸位侍卫中任意一位比拼一场,若是正廷能胜了,便让正廷留下。”
    黄明昊的脸色骤然变得不太好看,好在他皮肤白净,脸色苍白也难看出。
    但这瞒不过朱正廷的眼睛。
    朱家家主见黄明昊迟迟不应,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在他正准备叫人架走朱正廷再嘲讽黄明昊时,朱正廷骤然开口。
    “好。”
    黄明昊有些急,却被朱正廷的眼神压了回去。
    朱正廷的眼神很平静,那是一种......
    仿佛预知结局的掌控者的眼神。
    朱正廷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衫,轻悄走到自家哥哥面前,笑得极为友善。
    “是哥哥挑一位,还是我挑一位?”
    朱家家主见朱正廷笑得这般友善,心下一股寒意升起。可没办法,话是他放的,对方应下了再做文章,就真是有损朱家声誉了。
    “我挑一位吧。”
    心下一横也不管什么丢不丢人,朱家家主指出正中极为高挑结实的那一位。
    “你若是能胜他,我便应允你留下。”
    朱正廷打量了一下那位侍卫,目光一转又落回家主身上:“哥哥您给我指这么一位,倒真是有心了。若是我能胜他,您得答应我——”
    凑到家主耳边,朱正廷轻轻地说,“我从此与朱家再无任何瓜葛,只需祭拜父母就好。”
    朱家家主心中已是稳操胜券,口一张便应下了朱正廷这要求。
    一行人跟着朱正廷和那侍卫出了大堂,两人站在广场上对峙。
    黄明昊站在朱家家主边上,冷眼看着。
    他原本不是人,看这场战斗的眼光自然也不是寻常十三岁孩子的眼光。
    朱正廷出手虽然略显生涩,可招式成熟力量浑厚,一看便是幼时习过武,搞不好还是名家后人。
    更何况他的身体极为柔软,能弯成各种意想不到的形状来躲避攻击。
    因此,这场战斗中的朱正廷几乎是完全居于上风。
    在侍从们看来,这两人越打那黄小少爷的笑容越灿烂,那朱大少爷的脸越来越黑。
    终于,朱正廷的手落在侍卫脖颈处,迫使他认了输。
    黄明昊侧身看向朱家家主,那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还是冷哼一声,撑着面子对他抱了个拳便拂袖而去。
    黄明昊又转身,张开双臂迎接扑过来抱住他的朱正廷。
    “昊昊,我可以留下了。”
    “恭喜你,正正哥哥。”
    “不,你应该恭喜我们。”

    两个人玩玩闹闹的日子过得很快,除了玩朱正廷也偶尔教黄明昊读书。黄明昊读完所有四书五经的那天,突然抱着他跟他撒娇。
    “正正哥哥——”
    “嗯?”
    “也许你可爱的昊昊晚上有幸跟你一起睡吗?”
    “啊?”
    “答应我好不好嘛哥哥——你最好啦——”
    朱正廷最看不得黄明昊撒娇,赶忙同意了。
    同意了看着那得意洋洋的小脸儿就有点气,抓过来一顿揉搓。
    说起来他总觉得这孩子身上有股淡淡的薄荷香——可能是因为孩子喜欢总带着薄荷吧?

    到了晚上朱正廷就后悔了。
    从他有记忆起一直都是一个人睡,哪像今天这样有个暖暖的团子躺在自己后面啊。
    说是团子好像不太恰当。十三岁的时候当真是个软软的奶团子,如今十六岁的黄明昊已经是城中无数少女心中倾慕的英俊小少爷。
    ——对哦,他总会结婚,结婚了就会有孩子的,这样的生活好像也很好。
    不过是没有了他朱正廷而已。
    黄明昊就像真的会读心,朱正廷刚刚这么想就从后面伸出手圈住了朱正廷。
    十六岁的少年出落得比哥哥还高挑,不知不觉已经可以把当年抱住自己的哥哥整个圈进怀里。
    “无需担心那些有的没的,我就在这儿,在你身后。”
    朱正廷内心又叹了口气。
    可算是栽在这小少爷身上了。
    话虽是这么说,应对下次黄老爷再问什么时候找个姑娘这类杂事儿的说辞还没想好呢。
    头疼。

    眨眼他们又一起过了个年,黄明昊十七了。朱正廷一早想好了是要给黄明昊个惊喜的,提前许久便开始准备。
    他请了城里最好的衣庄给他的小少爷裁了新衣,领口绣上带着薄荷叶的茉莉花纹样。再说这么久了,都是小少爷带他出去玩儿,他本来是哥哥,带着小少爷去玩儿也好啊。
    黄明昊把自个儿生日记得一清二楚却硬装着忘记,他倒是想看看自家哥哥记不记得。
    这小少爷生怕自家哥哥忘了自己生日,愣是紧张得一夜没睡着,躺在床上总翻身又怕吵着了人,只能僵硬地躺在床上。
    朱正廷也不好过,他一心想着早点儿起床可以把新衣取了来再叫黄明昊,在不能起晚的忧虑中他也是近乎未眠。
    终于躺不下去的朱正廷掐着点儿从床上弹起来,蹑手蹑脚把他订的新衣取出来,才就着晨光唤床上试图装睡的黄小少爷。
    “昊昊,起来啦——”
    其实叫他起床还有点艰难,不如趁他没醒戳一下。
    想着想着朱正廷就真的伸出手,在黄明昊脸上戳了又戳。
    好可爱啊脸好软啊——小少爷是人间的宝物啊。
    不行不能再戳了把小少爷戳醒了可怎么好呢。
    “昊昊不早啦起来啦——”
    “......哦......”
    黄明昊从床上坐起来,装模作样揉了揉眼睛。
    他其实有点儿想笑,但是又不能笑出声来。
    这哥哥也太可爱了吧?
    刚被一顿揉的眼睛看东西不太清楚,只模模糊糊看见桌子上放着一套衣裳。
    “生日快乐——今儿个起我们昊昊就十七岁啦!还说呢明明小了我六岁......都比我高了呀......”
    朱正廷咬了咬唇,伸手抱住了黄明昊。
    少年的温度是炽热的,是他贪恋的温度。
    这样在他身边的日子说着也不多了,过一天算是一天。
    “这么多年来,多谢你的照顾啦。”
    黄明昊轻轻蹭了蹭抱着他的哥哥,小小声试图安慰一下他。
    这话分明是告别时才说的。
    “哥哥你又不走,就一直在这儿就好,你也一直在照顾我呀,还照顾着我的花花草草。”
    朱正廷揉了一把黄明昊的头站起来,指着桌上的衣裳:“这是我前些日子去衣庄让他们给你裁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黄明昊不假思索地答,“喜欢,特别喜欢。”
    你给我准备的,长什么样儿我都喜欢。
    朱正廷站在房间门口,修长十指绞在一起到指节发白又无力松开,松开又不自觉地交织在一起。
    从前他总说喜欢我,也不知作不作得数,大抵总是年少时的少年轻狂。
    可我还是不可控制地心动了。
    那又如何,我并不知道......
    和他在一起,需要多大的勇气。

——TBC.
Thank you for reading.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