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落知天下秋

佛系写手。

【贾正】我的哥哥,跟我回家吧


    粉丝贾x爱豆正
    短打ooc预警
    欢迎指正一切错误,会立刻修改的(


    “正正哥,你真的要去做偶像吗?”
    “是呀,那是我的另一个梦想。”
    那一年的朱正廷十九岁,黄明昊十三岁。
    黄明昊知道什么叫做“喜欢”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喜欢朱正廷。
    朱正廷好像也很喜欢他,对他很好,喊他只有朱正廷一个人会喊的名字。
    他叫他Justin。
    “Justin,我要去韩国参加一个节目哎,可能有段时间不能跟你联系啦......”
    “......好,不过我还是会给你留言的。”
    “好,要祝我出道哦!”
    “嗯。”
    那一年的朱正廷二十一岁,黄明昊十五岁。
    他看了好多好多次朱正廷的直拍,即使只能在别的练习生镜头里看到被扫过的朱正廷也一遍一遍刷着节目。
    朱正廷从韩国回来的时候,带着满身的风尘走下飞机。
    深夜的红眼航班,机场里只有少数的人行色匆匆,似乎只有风陪着他,从他的袖口吹进又从衣摆吹出。
    突然有个揉着眼睛笑得灿烂的少年闯进了他的视野,还扑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
    少年顶着有点儿乱的发丝,毛茸茸的小小一只轻轻蹭了蹭他,把头埋在他肩窝的样子就像一只小猫。
    “正正哥,好久不见,我来接你啦。”
    哎,你说为什么啊,眼泪怎么就自己跑出来了呢。
    黄明昊打了车送朱正廷回公司,朱正廷靠在他肩上睡着了。
    黄明昊微微偏头看着朱正廷。
    他已经有多久,没有这么安心地休息过了啊......
    那我能不能,当做这份安心是我给他的?
    确认了一下自己不会吵醒朱正廷,黄明昊拿出手机,眼睛却被铺天盖地的文字刺痛。
    别家的粉丝要求雪藏朱正廷,言论之过分难听黄明昊闻所未闻,甚至还为这言论化上苍白的妆来粉饰太平。
    明明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他?
    黄明昊关掉手机,第一次感谢yh公司收缴练习生手机的制度。
    请一定不要让他接触到这些,他很脆弱很善良。
    “Justin。”
    “正正哥?”
    “我又要去参加节目了,跟上次那个差不多,不过在国内,应该是在廊坊吧......”
    “好,我会给你投票的哦。”
    “谢谢你啦。”
    朱正廷放下手机,拖起行李箱义无反顾地踏出了yh。
    那一年的朱正廷二十二岁,黄明昊十六岁。
    黄明昊在学校常年名列于年级前三,原本是老师眼中的好好学生,从不请假从不旷课。
    年级主任面对黄明昊递来的请假单,问他,面无表情。
    他很认真地填写了请假单,只有请假理由没有写。
    “黄明昊同学,你确定要把这张单子交给我?”
    “我确定。”
    “那好,看在你成绩的份上我就给你签字。不过如果你要是哪一次考试跌出前三,你的特权就停止了。”
    “谢谢老师。”
    黄明昊拿着请假单跑出学校后只带着手幅和练习题就买了机票飞到廊坊,练习题从飞机上写到廊坊大厂。
    在他边上的小姐姐似乎是范丞丞家的粉丝,看他在演出开始前都还在写题,就问了他一句。
    “小哥哥是高中吗?谁家的粉呀?”
    黄明昊做题的思路突然被打断,有些茫然地抬头。
    “小哥哥...?”
    “啊不好意思,是的,我......”黄明昊犹豫了一下,“朱正廷家的。”
    小姐姐善意地笑了一下,对着他挥了挥手中的手幅:“我是丞丞家的。你们家朱正廷也很棒很努力哦,我们家也有看到的。”
    不知道为什么,黄明昊突然觉得眼睛有点酸。
    “谢谢姐姐......”
    哥哥你听见了吗,你的努力很多人都看见了,很多人都很喜欢你。
    黄明昊在一群追星女孩中几乎是唯一的男粉,他长得又高又举着大大的手幅,朱正廷一下子就看见了他,特意在谢幕的时候对着黄明昊笑了一下。
    被周围女孩的尖叫淹没,黄明昊眼里只有刚才朱正廷的那个笑。
    就让我当做他是在对我笑......他真的好好看。
    黄明昊渐渐学会了好多饭圈用语,比如“走花路”。
    他有天熬夜做题到三点,做完已经迷迷糊糊,摸起手机给朱正廷发了一句话。
    “正正哥,我想让你以后走花路。”
    没想到对方立刻便回复道:“好啊。”
    “等等,都这么晚了Justin你怎么还没睡?”
    “我做题......。又在练习吗?”
    “是啊。”
    “Justin你还小你这样不行,这样吧你以后每天睡觉之前就给我发个晚安,我就知道你睡了。”
    “好,如果可以的话你也要给我发哦。”
    “好。不早了,快去休息吧,没几个小时就得上学了。”
    “那你也快去休息,晚安。”
    黄明昊为了朱正廷这么一句话,把每天的睡眠时间从三点钟调到了一点钟,过着朝六晚一的生活。他把大部分的时间都留给练习题,一小部分的时间刷着朱正廷的消息。一边做题,手机一边自动循环着朱正廷的各种直拍视频,直到发烫了才能充一会儿电稍微停一停。
    黄明昊觉得他的生活很好,除了朱正廷每次发给他的晚安简直是早安让他有些焦虑,但他又没办法劝住朱正廷。
    自从上次他请了假去看朱正廷的表演开了先河,他就每一次舞台都请假飞去看,好多忠粉小姐姐都知道朱正廷家有这么一个又高又帅的高中生男粉,都很喜欢他。黄明昊读重点高中有时候实在是有些忙,没有办法的时候请她们帮忙领取手幅之类的,即使不是自家的姐姐也会答应。
    黄明昊接过身边蔡徐坤家小姐姐递来的手幅,认真道谢后想,这次朱正廷遇到了一些很好很好的小姐姐。
    ......他似乎请了好多次假了,那也不妨再请一次。
    黄明昊打了假条,晚自习提前放学在寝室等他们总决赛直播开始。
    “第六名。”
    “恭喜yh娱乐练习生,朱正廷。”
    黄明昊的眼泪几乎是在一瞬间溢出眼眶,打在手机屏幕上覆盖了朱正廷的身影。
    走花路吧哥哥,你真的出道了,真的哎。
    “出道恭喜,以后就是艺人朱正廷了。”
    “好的!”
    黄明昊在聊天框里打着字,打完又删删了又打,最后咬着唇按下了发送。
    “那你以后想不想再多个身份?”
    “嗯?”
    “黄明昊的男朋友。”
    对方陷入了漫长的沉默,黄明昊的心一点一点掉到了谷底。
    朱正廷抱着手机,扭头看向靠在蔡徐坤旁边的范丞丞。
    “丞丞,什么叫喜欢一个人啊?”
    范丞丞懵了一下,随即看了看安安静静歪着头要睡着的蔡徐坤。
    朱正廷几乎没见过平时那么闹腾的范丞丞这么安静这么温柔的样子。
    “就是觉得他很珍贵,不想离开,不想看他跟别人太亲近,想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他。”
    “我也不好说啦......就是,就是......”
    “他是我的整个世界。”
    朱正廷难得没有吐槽范丞丞,他把手机放着,整个人抱着腿蜷缩在一起。
    那他喜欢黄明昊吗?
    ......好像,好像是喜欢的。
    甚至因为黄明昊叫做Justin,他才取名叫Austin。
    朱正廷刚一打开对话框,就被好几条长长的消息吓了一跳。
    “哥哥你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请不要离开我......”
    “哥哥你说句话好不好?”
    “哥哥我错了,你想离开我甩掉我也好我马上就会消失的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的...”
    范丞丞有点惊讶于朱正廷脸上突然扬起的笑。
    “那你还是打扰吧。”
    “哥哥......?”
    “我同意了,我的小男朋友。”
    哎什么?
    啥?
    温州人的大脑华丽丽当机。
    于是,等到黄明昊的室友李权哲苦兮兮上完晚修打开宿舍门,就看到了一个脸上傻笑下不去二了吧唧的黄明昊。
    “.........”李权哲觉得他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关上了门喊来隔壁宿舍的黄新淳。
    黄新淳还不信他说的,两个人一起打开了门却再次发现了一个脸上傻笑下不去二了吧唧的黄明昊。
    ......
    黄明昊依旧做着尽职的粉丝,和各位站姐一样跑各种行程,享受着哥哥悄悄给自己的wink,等着偶尔哥哥行程抽空发来的消息。
    但是好奇怪,哥哥不让他用微博。
    算了,他说不让就不用。
    这天黄明昊在参加学校的五月月考,在朱正廷空前极度强烈的阻止之下他第一次没有翘考试去看北京公演。
    难得,黄明昊出了考场回宿舍的路上居然正好撞见两个女孩子坐在学校长椅上小小声边哭边骂。
    “......怎么能这样对他们!我们珍珠糖都已经这样了为什么还要让他上台......那么多孩子都在咳嗽那么多天的发烧都不能让他们停一天吗!”
    黄明昊越听越不对。
    珍珠糖......
    朱正廷!
    黄明昊抿了抿嘴,觉得让女孩子发现有人撞破自己哭泣的场面还是不太好。
    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宿舍抄起手机,他开着流量下载了微博一条一条地看着消息。
    原来朱正廷的腰伤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哥哥......
    黄明昊一向坚强而冷静,他几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气到整个人颤抖着红了眼眶。
    因为不想让我知道你受了伤,所以不让我用微博?
    因为不想让我看见你几乎坐不下来,所以让我不去公演?
    ...朱正廷啊。
    他数了数朱正廷的工作行程,惊觉他的哥哥出道接近两个月一天休息都没有。
    受了伤都没有时间好好治,也没有时间练习没有时间发歌。
    微博几乎也都是各种广告。
    手机直直砸到床上,锁屏是朱正廷携程广告的照片,笑容干净纯真。
    他好难过。
    黄明昊看了看时间,二十二点四十八。
    他点开唯一一个置顶头像,敲下一行字。
    “你明天的通告在哪?”
    估计也写不下去,黄明昊干脆拜托了对面寝的灵超写完作业发他一份。看着灵超有些惊讶地答应了,黄明昊就窝在床角,抱着手机等回复。
    甚至他都没发现李权哲回来了。
    黄新淳本想着到他们寝室来找黄明昊问个题,就和李权哲一起过来了,打开门却看见这样的黄明昊。
    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儿缩在宿舍床角落里,明明是初夏整个人身上却紧紧地裹着厚厚的被子。他紧紧地咬着嘴唇,本来就因为熬夜而有些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目光呆滞地盯着手机屏幕。宿舍没有开灯,手机屏幕的冷光打在黄明昊的脸上,映着他几乎将要落出的眼泪。
    黄新淳没想太多,立刻轻手轻脚关上了门,把李权哲拉进他们宿舍。
    还好刚才是他开门。
    “仓鼠啊,今天雯珺正好不在,你就在我们这凑合住一晚上好不好?”
    李权哲有点疑惑,但看着轻轻摇了摇头的黄新淳,他还是点头说好。
    零二点二十七分,黄明昊等待的三个小时三十九分钟后,他等到了朱正廷的回复。
    “我明天录快本。”
    黄明昊揉了揉酸痛的眼睛,打字回复。
    “几点到。”
    “大概五点钟吧?”
    “行。”
    一夜无眠。
    掐着宿舍开门的点儿,黄明昊背着包站在年级主任办公室门口等着,紧紧攥着请假条,指节发白。
    年级主任正好值班,看到他早早地等着,有些奇怪。
    “又来请假吗?这么早?”
    黄明昊点点头,把单子和笔递给主任。
    主任伸手接过签字,却意外发现这次请假理由那一栏工整填好了。
    ——探亲。
    主任觉得有点奇怪,不过还是签了字。
    黄明昊收好单子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
    主任看着这个学生,直到她的视线只留下清晨朦胧光线里的校园。
    “一路平安。”
    为了尽快赶到录制地点,黄明昊定了最早一班飞机最后一个商务舱的位置。
    一坐上座位,黄明昊马上就陷入了睡眠。
    他甚至还穿着学校那奇怪的冲锋衣,加上还未完全脱去少年稚气的脸,在一群沉着脸处理公文的西装中年商人之间格格不入。
    “先生您好?先生?”
    直到迷迷糊糊被空姐喊醒,黄明昊这一天的睡眠也只有两个小时出头而已。
    下了飞机,黄明昊在机场的麦当劳买了一大杯冰可乐,喝了一大口冷醒自己。
    他跑去换了衣服。
    把稚嫩奇怪的校服丢到包里,穿上他平时几乎不会选择的西装,梳好凌乱的头发,甚至戴上了耳钉。
    确认好自己的形象后黄明昊才走出了机场,直奔快本的录制场地,却发现场地被奇多无比的粉丝围得水泄不通。
    得亏黄明昊运气好遇见了范丞丞和蔡徐坤跟着他们进了场,不然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等到朱正廷。
    录制开始前的后台场面总是有些混乱,黄明昊把周围飞快地扫视了一圈,也没有看见朱正廷。
    范丞丞本来就估摸着他大概是来找朱正廷的,就给他指了个方向:“那边第三个化妆间,朱正廷应该在那儿。”
    “......谢谢。”黄明昊回头说了两个字,一步一步走到化妆间门口打开门。
    化妆间很安静——只有朱正廷一个人在,他正在自己动手上底妆顺便等化妆师。
    “Justin?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进来的?”
    黄明昊拖开朱正廷边上的椅子,坐在他身边。
    “我请假了,遇到范丞丞他们带我进来的。”
    不等朱正廷开口问他为什么又请假,黄明昊再次开口。
    “正廷。”
    朱正廷手明显抖了抖,把化妆品都暂时先放在了台子上,安安静静坐好。
    “你受伤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不让我看微博就是因为不想让我知道你受伤还没有好好去看是吗?你已经多久多久都没有休息了?跟我说的晚安明明是晚安,看起来都跟早安一样......真的会,会很累吧......为什么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呢,”
    朱正廷低下头。
    “......哥哥。”
    “你知道我看她们拍的你的视频我有多心疼吗,明明只是坐下对你来说都那么困难.....我只是没有去一场公演,为什么你突然就累成这样了呢......”
    “你记不记得哎,我跟你说要送你走花路......”
    “可是你为什么走了石子路呀......”
    还好没有上眼妆,不然可都花了......朱正廷想。
    一只手勾起朱正廷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他,然后手的主人又抱住了他。
    是黄明昊轻轻地拥抱着他,朱正廷的头靠在他的胸膛。
    “明昊......”
    “......别说了。”
    朱正廷心下一惊。
    “我的哥哥,跟我回家吧。”
    朱正廷轻轻笑了。
    “好啊。”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那一年的朱正廷二十二岁,黄明昊十六岁。
   

    十五年后。
    隐退后的朱正廷跟黄明昊回到温州,做了一个舞蹈教师。
    一次,一个家长在送女儿来学舞时看见朱正廷,一瞬间就哭了出来。
    “珍珠糖......是你吗?”
    朱正廷愣了愣,看向那个突然哭花了精致妆容的女人。
    “真的是你......”
    啊,是当年的粉丝吗?
    “是我。”
    “我,我能不能请你喝一杯咖啡......”女人试探着提问,小心翼翼。
    三十七岁的朱正廷笑起来依旧很好看。
    “好呀,那还真是荣幸呢。”
    女人坐在他对面点了咖啡,断断续续地抽泣着。
    “很,很对不起,我们当年,当年没能守护好你......”
    “没关系啦,都过去了。”
    “隐退之后,过得,过得还好吗?”
    朱正廷转了转手上的戒指,想了想,认真地回答。
    “很好。”
    因为小老虎遇见了他的小森林,从此有了一个家也有了一切。

评论(11)

热度(243)